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历史 > 我看过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课

我看过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课

发布时间:2019-02-12 15:35编辑:历史浏览(123)

      我看过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课》。这门公开课于我的启示不仅仅在于资源的共享,而是它突破了常见的教育模式,让我们领悟到:原来课堂可以没课本,原来课程可以不枯燥,原来思考可以很深入,原来思想可以很自由。教育的过程应该是引导人独立思考的过程,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学习不再只求一个答案,那么我们的教育算是真正走向进步了!

      这学期我们专业没有开什么课程,反而对上课的时光无比怀念。想想我还是身在校园,就已经开始怀念。那些已经上班的朋友呢,就经常对我诉说很想回到象牙塔去听老师们的课。然而,现实却不允许。如今,教育部联合各大学推出的中国网络公开课,让我们在宿舍、在家、在任何有网络的地方也可以上课了,这对于怀念课堂的学生、对于无缘亲历大学的或者无缘就读名校的学生、对于工作忙碌的人们来说真是个好消息。因为无论我们身居何处,只要想学,只要有时间,有网络,就可以随时随 地上课啦。科技的进步改变社会,知识改变我们的人生,网络公开课的出现,对于热爱知识的人来说,就像穿越时空的爱恋,一定会影响我们的人生。

      网络公开课是一种教育资源共享的创新授课方式,在网络上开展课程,亿万用户有选择性地接受课程,使得某一课程内容更有针对性地到达目标受众,发挥其最大的传播功效。在周末休息时间听听某些大师的授课、去心仪的国外高校听课成本很高,网络公开课大大减少了求知者使用教育资源的时间和金钱,有利于个人知识储备的增长和整体大众精神质量的提高。

      但是,网络听课难免会有从众心理,这会使得某些名家大师的课广受欢迎,而其他一些“小家”的课会落得鲜有问津的局面,这样就会造成一大部分的资源的浪费。而且网路听课的话,受众在电脑前面,不能跟讲师形成互动,所以具体能吸收多少知识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从课程内容上看,我认为像科普和心理、文学等以“讲”为主的课程适合在网络公开,而像理化类课程相对就不那么适合了。

      我曾经看过耶鲁大学的一系列公开课,包括财政、金融、人类学、心理学和音乐。体验到完全不同于中国的上课方式,他们上课很轻松,学生与老师之间的互动很强。一般开始上第一节课时,老师会列出一串的书目清单,要求学生课后去买或去借阅,他们没有固定的教科书,要读的书比中国学生多得多。老师讲课时显得比较随意,话题有趣而且深入。讲到入情处,老师甚至会跳上桌子,然后盘腿而坐,开始和学生辩论。尽管学生人很多,但几乎每个人都很专注。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上课方式,不仅可以了解他们的授课模式,体会不同文化、不同思想的碰撞,还能学习到相关的专业知识。

      退休在家,闲来无事,发现网络上有18所中国名校的20门公开课,我看了于丹老师的视频授课,觉得非常有意思!都说“活到老学到老”,这种全新的方式给我们的退休生活以阳光。

      因为喜欢心理学,同时认为耶鲁大学在人文学科方面做得不错,所以我选择在电脑上观看耶鲁大学录的心理学课程。耶鲁大学公开这些课程是为了推广他们的学校,加大学校的名气。作为该课程的聆听者,我确实领略到了名校的风采,学到了很多东西。国外的授课老师不仅专业知识强,而且与国内老师不一样的是,他们在课堂上经常与学生保持互动,师生之间的关系特别融洽,彼此平等地探讨知识,令人羡慕。通过课程学习,我不仅学到了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也锻炼提高了自己的英语水平,可以说是一举两得,感觉很好。该类课程以网络作为载体,带给我们不受时空限制免费享受资源的有利条件,但这种在线学习使我无法与当时的同学们一起感受课堂的气氛,这是我的一点遗憾。

    转载请注明来源:我看过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