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历史 > 荷花淀开头的写作顺序

荷花淀开头的写作顺序

发布时间:2019-05-09 22:55编辑:历史浏览(11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荷花淀”小说是孙犁创作典雅化的典型代表。他的小说有诗一般简练的语言,有散文一样优美的意境,被誉为“诗化小说”。短篇《荷花淀》是这类小说的典型代表,最能体现其创作的总体特色。首先,孙犁善于用简练的笔墨通过对普通的日常生活的描写,写出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其次,运用散文化的语言写小说是其小说创作的又一特色。为了表现他所发现的极致的美,孙犁在小说中大量选择了女性形象做为主人公,在这些寻常人自然朴素,坚强忍耐而又乐观向上的性格中,挖掘出她们身上时代精神的美。

      飘飞的芦花,洁白的苇席,粉红色的荷花箭,乳白色的嫩菱角,新鲜的荷花荷叶香……这些不能不让我们想起荷花淀派的代表作家孙犁。在我看来孙犁是我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最具特色的小说家,因为他的小说有诗一般简练的语言,有散文一样优美的意境,他的作品大多以冀中农村人民抗日斗争为题材。但在孙犁眼中,生活中处处充满着诗的闪光点,也包括战争。在他看来,战争虽然以流血牺牲为代价,但其目的也是为了创造和平,幸福的生活。对和平和幸福的渴望激发了积淀于农民身上的美的性格,美的心灵,并达到一种极致,他认为文学应当表现这种极致。①因此,在具有诗人气质的小说家孙犁的笔下,战争也散发着诗意的光辉。《荷花淀》是其代表作,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孙犁小说创作的诗化风格。

      首先,孙犁善于用白描手法,他的白描由于他对生活诗意美的追求及他诗人般的气质而独具匠心,其特征在于抓住情节中最能体现人物主要特征的情境写出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荷花淀》中水生嫂的形象就是如此。

      小说的开头部分,就是关于水生嫂的描写,她是根据地一个极普通的劳动妇女。小说写女人在织着苇眉子,她有时“望望淀里”,显然是在盼着丈夫早点回家。丈夫很晚才回来,两人的几次问答,充分展示了人物的心理活动,如“女人看出他笑的不象平常,‘怎么了,你?’”,按照咱们平常的说话顺序是“你怎么了?”,可在这儿顺序的调整将女人焦虑,担忧的心情表现的一览无余。又如“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这里实际上是表现水生嫂复杂而又激烈的内心活动,但并没有写她的内心是如何的斗争,挣扎,而是将其情感的冲突表现为手指的震动,别具一格。吮吸划破处是为了平衡自己的情绪,又表现出坚强的性格。虽只有一句话,但其蕴涵极丰富,语言如诗般简练。当谈到当时的形势和参军的事时,水生说“会上决定成立一个地区队,我第一个报了名”时,此时“女人低着头说‘你总是很积极的’”。简单的一句话,却蕴涵着丰富、细腻的感情,是值得仔细品味和体会的。“你总是”这种语气,本来是表示不满的,表现了女人对丈夫的依恋之情。“总是……”什么呢?“总是很积极的”,这又是对丈夫的赞赏。所以这句话是用一种不满的口气来表达女人满意的心情,写出女人复杂的情感活动。尽管她对丈夫参军离家有点恋恋不舍,但她还是识大体顾大局的,她并没有因为个人情感而拖丈夫后腿。相反,她称赞丈夫的积极,支持丈夫的行动。这种支持不是讲什么大道理,而是通过这样一句很简单的日常生活的语言来表现的。水生嫂的回答实际上是同意了,但还有不满的口气,水生就给她进一步解释,开始,“女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说:‘你走,我不拦你,家里怎么办?’”这种描写,也是合情合理的,一个女人家,能挑起家里的重担吗?开始她可能没想那么多,可当事情完全确定之后,她不得不考虑得周全一些,想到爹和小华,想到这一家人的担子问题。当水生给她进一步做了工作之后,小说描写“女人鼻子里有些酸,但她并没有哭。只说:‘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

      这些描写,有力地刻画了解放区劳动妇女的性格特点:勤劳朴素、坚强忍耐。女人鼻子发酸,不是在刚听到丈夫参军的消息时,而是在想到了一家人,特别是在听丈夫讲到“爹老了,小华还不顶事”,要由她来挑起一家子的担子时,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只说了一句:“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这句可以说是女人对丈夫唯一的嘱咐:希望丈夫记着这一家人,记住妻子还在家里盼望着他的归来,人分开了,心永远连在一起。

      “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了。捉住了要和他们拼命。”这才是最重要的一句,女人流着泪答应了他。

      生离死别是人生中感情最具震撼力的时刻,或进行环境渲染,或进行气氛烘托,或直接展现人物丰富而细腻的心理活动,总之是可以大力描写的,但都没有,就是这么平平常常的几句对话,就把人物高尚的内心世界充分的表现了出来。女人对“你总是很积极”的丈夫是十分信任、体贴的。丈夫去打仗,是为了什么,她心里明白。丈夫的嘱咐,又句句在理,她还能说什么呢?所以她只轻轻的连答两次“嗯”。这虽然不是什么豪言壮语,但说出这两个字却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是极有分量的,这意味着她要挑起丈夫留下的重担。只是在说到最后,才流下了眼泪,这种儿女情长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真要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是难于想象的,所以她才流下了眼泪。人们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女人的泪也是不轻弹的。只有在形势异常紧张,不论丈夫或自己,都有牺牲的可能,既是生离,也可能是死别的情况下,她才流下了眼泪。这既体现了中华民族所特有的真挚情感,其中也含有爱国主义情感,也反映了人物复杂多变的内心世界。

      用散文化的语言来写小说,是孙犁短篇小说的又一特点。他的抒情有节制的流淌,淡入淡出,不是高山瀑布式的,而如汩汩溪流,流露出一种似淡实浓,回味良久的独特抒情韵味,真正继承了中国宋人话本“谈论古今如水之流”,“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的优良传统,形成了简练质朴,清新明净的风格。②《荷花淀》中写劳动和战斗的场面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的很,干净的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细又薄,在她怀里跳跃着。

      一开始就交代了女人劳动的环境、时间、空间和对象,如诗般简练、动听、优美,不仅让你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甚至还如闻那苇眉子跳动的声音。不仅写了环境,更重要的是写了环境中的主人公。

      你看,这个院子多么温馨,富有农家气息,打扫的一尘不染,物品摆放的井井有条,白天破好的苇眉子,当夜就趁着月光来编席,仅此一句,把女主人勤劳能干的传统劳动者本色,表现的淋漓尽致。

      接下来写女人的劳动。作者没有直接描写,只是描绘出劳动的画面:柔滑修长的苇眉子,在她手指上缠绞着,在她怀里跳跃着。简单的两句话,就把女人编席的情景完全形象化了,如一幅优美、洁净、雅致的图画展现在我们面前。“缠绞”,“跳跃”这两个词用得多么传神,不仅把劳动的场面写活了,而且把女人的好手艺,女人的勤快,都有力的描绘了出来。

      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的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

      本来是写劳动,但却写她“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白雪、白云通常给人以如在仙境的纯洁澄澈之感,这不是不把劳动的场面完全诗化了吗?“她有时望望淀里”,既引出了关于白洋淀的银白世界的描写,又让读者欣赏到她完全诗化了的内心世界。她为什么“有时望望淀里”?因为“大门还没有关,丈夫还没有回来”。她有心事,是在一边劳动,一边在等丈夫回家。人物的心事,是通过散文诗的笔法来描绘的,而不是采用一般小说的叙事方式来表现,这就显得诗意盎然、耐人寻味。

      作者在写劳动,实际上也是在写景物,劳动与景物已经浑然一体,不可分割,成为引人入胜的画卷。

      她们轻轻划着船,船两边的水哗、哗、哗。顺手从水里捞上一棵菱角来,菱角还很嫩很小,乳白色。顺手又丢到水里去。那菱角就又安安稳稳浮在水面上生长去了。

      这是叙事,是写景,也是抒情。但是如不仔细体会,仿佛成了可有可无的闲笔。菱角被捞上来了,又被丢到水里去,这似乎是漫无目的的无聊举动,但却将女人们找不到丈夫的空落落的心情刻画的入木三分。菱角“又安安稳稳浮到水面上生长去了”,又引起了人们丰富的联想:生长淀里的菱角,即使换了地方,也照样会安安稳稳地生长;生长在淀里的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这不也是诗意盎然、寓意深远的描写吗?

      再看战斗的场面。战斗打响之前,日本人的大船紧追过来,她们把船摇进了荷花淀:

      那一望无际的密密层层的大荷叶,迎着阳光舒展开,就像铜墙铁壁一样。粉色荷花箭高高的挺出来,是监视白洋淀的哨兵吧!

      这完全可以当散文诗来读。这里只有两句话,写荷叶,形象逼真,如铜墙铁壁;写荷叶,如监视敌人的哨兵,高高挺立,都寄托了作者的强烈感情。

      再看描写战斗的场面。我们常见的一些小说在写战斗时,总是要比较客观、具体地再现敌我双方打仗时血雨腥风、残不忍睹的实际场面。但《荷花淀》却不是这样,作者采用散文诗的笔调,通过人物的视觉和听觉来描写,有人物的切身感受和体验。

      她们的船摇进荷花淀,看见“几只野鸭扑楞楞飞起,尖声惊叫,掠着水面飞走了”;听见“在她们的耳边响起一排枪”。

      交火之后,对敌人几乎一笔也没有写。小说正式展开描写的是妇女们所想到的、所听到的、所看到的:

      她们想,陷在敌人的埋伏里了,一准要死了,一齐翻身跳到水里去。渐渐听清楚枪声只是向着外面,她们才又扒着船帮露出头来。她们看见不远的地方,那宽厚肥大的荷叶下面,有一个人的脸,下半截身子长在水里。荷花变成人了?那不是我们的水生吗?又往左右看去,不久各人就找到了各人丈夫的脸,啊!原来是他们!

      这是一场紧张的战斗,作者却在写“荷花变成了人”,写这群妇女在东张西望,寻找自己的丈夫。行文显的俏皮且有张有弛有缓有急,这不是把战斗的场面完全诗化了吗?与其说它是在写战斗的紧张、激烈,不如说是在写这群妇女由惊转为喜、由紧张转为轻松愉快的心情。通过人物的感受和体验来描写,常常是诗歌的写法,把它用在小说里就别具一格,有力地体现了孙犁小说的诗化风格。

      孙犁小说的诗情画意,散文诗的风格,给他的小说带来了乐观主义情调。他在《文学和生活的路》中说:“善良的东西,美好的东西,能达到一种极至……当我看到农民,他们的爱国热情,参战的英勇,深深的感动了我……我的作品表现了这种善良和美好的东西。”③孙犁执著的追求生活中诗意的美,这种追求使他的作品回避了善良与邪恶、正义与非正义的冲突,荡涤了战争的苦难和残酷带给农民心灵的重负,从而挖掘出人民内心的人性美、人情美。因此与那些蹙着眉头看生活的人相比,孙犁则是带着微笑来看生活的。

      为了表现他所发现的极至的美,孙犁在小说中大量选用女性形象做为主人公,塑造了众多的女性形象。这是他创作的另一特色,也形成了他个人独特的风格。其实他笔下的这些女性并不是什么传奇性的女英雄,只不过是些极其寻常的,有着七情六欲的农村妇女。然而,孙犁对历史的积淀进行了透视和筛选,在这些寻常女人自然朴素、坚强忍耐而又乐观向上的性格中,在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劳动中挖掘出她们身上时代精神的美。《荷花淀》中以水生嫂为首的一群青年妇女都是这样融传统美与现代美于一体的女性形象。她们是孙犁所要表达的那种极至的美的负载者,是最优美的情感形式的显现,散发着温馨的诗意。

      这篇小说,主要情节本来是写7个青年参军,以及参军后所取得的第一个胜利,但文章却以女人为中心。不仅开头和结尾部分着重写了女人,中间部分也不写战斗的准备,而是着重写这些女人去给丈夫送衣裳,到处找丈夫的情节,荡涤了战争的苦难,代之以充满诗情画意的气氛。对题材的这种处理,是很值得注意的。

      《荷花淀》不过五千字的篇幅,但我们从中却可以清楚地看到根据地的劳动妇女是怎样一步步地站起来参加社会斗争的,也可以清楚地听到她们前进的脚步声。一开始,我们看到这些妇女还是带有一般家庭妇女的特点的普通女人。由于社会的,历史的原因,她们都守着自己狭隘的家庭,希望丈夫不要离开,这样可以互相关照。但革命战争对每个人的教育,使她们识大体,明大义,有了积极上进的要求,认为站在民族解放战争的前列,是光荣的,所以她们支持丈夫参加抗日战争,但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必须参加这场战争。只是由于一次机会,她们看见了打仗,经历了风雨,见了世面,知道打仗也不是十分可怕的事,“只要你不慌,谁还不会趴在那里放枪呀”,“打沉了,我也会浮水捞东西……”经过了一次战斗的考验,唤起妇女们的自信心、自尊心,唤起了她们相信自己可以同男人一样工作和战斗的觉悟。当她们听到水生批评她们是“一群落后分子”时,有个女人说得好:“刚当上兵就就小看我们,过二年,更把我们看得一文不值了,谁比谁落后多少呢!”“这一年秋天,她们学会了射击”。敌人来“围剿”时,“她们配合子弟兵作战,出入在那芦苇的海里”。这篇小说就是真实地反映了根据地解放区的妇女,逐步打破旧式妇女的家庭小圈子,站到了社会斗争,民族斗争的前列,同男人并肩战斗的过程。根据地妇女的成长过程,发展经历,是个多么严肃而不平凡的话题,而在孙犁笔下,没有喧嚣夺人的气势,但深情蕴含在字里,灌注于行间,使着些寻常女人身上折射出多姿多彩的时代光辉。作品从妇女方面反映根据地人民的斗争生活,不是更有意义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荷花淀开头的写作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