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历史 > 盐运使与围棋

盐运使与围棋

发布时间:2019-05-30 15:02编辑:历史浏览(162)

      扬州是清代的围棋中心之一,盐运使与当时扬州的围棋活动关系密切,颇值得一说。

      乾隆年间两任盐运使的卢见曾以修禊虹桥著称,他还是个围棋爱好者,曾招童子姜杰士、卞立言进署对局。后乾隆南巡,卢见曾特设琴、棋二馆,命姜、卞两童子接驾,极一时盛典。

      棋圣施襄夏43岁时曾游扬州,卢见曾也邀他至署,与名手黄及侣角艺。施襄夏50岁时又客居扬州数年,教授弟子,并开始撰写《弈理指归》。53岁书成,卢见曾为之刻印刊行。

      卢见曾虽然雅好围棋,但棋艺并不高。一次,他与扬州布衣张辂对弈。张辂善弈,朋友告诫他,与卢下棋,最好赢一局,负二局。张辂当面称是,结果对弈四局皆胜,“座客为之色变”。

      与施襄夏并称棋圣的范西屏晚年也客居扬州。盐运使高恒邀请其住署衙后花园,安心著述立说。范西屏著成棋谱二卷,高恒特以官署古井“桃花泉”题名之,并用署中公款代印此书。这就是我国历史上最有影响,价值最大的古谱之一《桃花泉弈谱》。

      与卢见曾、高恒相比,同治年间任盐运使的方濬颐与围棋关系更深。早在道光、咸丰之际在京师任御史期间,方濬颐就与京师国手释秋航、沈介之等人时相过从。在扬州任盐运使期间,经常与早年即在京师认识的扬州籍大国手周小松在景贤楼手谈。周小松晚年的棋谱《蜀山草堂弈存》、《皖游弈萃》后也由方濬颐刊行。

      方濬颐与很多围棋高手相过从。据其自述,国手徐耀文来扬州,与其对弈,一开始徐让方四子,每日八局,三日后即减为二子,又二十日,“居然对垒争雄矣。”方濬颐后将对局辑成《待月謻弈存》,与《蜀山草堂弈存》、《皖游弈萃》合称《棋谱三编》。

      方濬颐不仅辑刊了三部棋谱,而且为后世留下了不少有关围棋国手的珍贵资料。他为《待月謻弈存》、《皖游弈萃》两部棋谱都写有序文,内有晚清许多棋家的重要资料。有关长寿棋僧秋航“年九十余而卒”及“以禅为日课”之说,即源自其序文。棋僧秋航值得一提,他也是仪征人,为晚清京师十八国手之一。

      有趣的是,方濬颐还写有一首围棋诗:“十七十八道,汉唐截然分。徐铉改十九,宋以后咸遵。”将中国棋局改制(由十七道改为十九道)的功劳归于徐铉。诗中提及的徐铉(916-991),字鼎臣,广陵(今扬州)人,喜爱围棋,曾对古棋图的记叙方法进行改良,对棋谱的流传作出过一定贡献,在围棋史上是位有影响的人物。这首围棋诗的作者、所咏人物都与扬州关系密切,更增加了亲切之感。

    转载请注明来源:盐运使与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