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文学专栏 > 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 读韦应物诗《夕次盱眙县

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 读韦应物诗《夕次盱眙县

发布时间:2019-02-08 19:10编辑:文学专栏浏览(198)

      读韦应物的诗,总感觉心里面堵得慌,那种忧郁和苍凉充斥着整个诗篇,这与人的性格有极大的关系,我猜想韦应物是一个平素不苟言笑、沉默寡言之人。如果和他坐在一起,你会感觉沉闷,你会急于逃离,又被其威严所摄,硬着头皮、强作笑颜的寻找话题和他交谈,而他会用极短的语句和你对答,仿佛你总是处于被动的局面而不得不主动和他交流。这样的人比较智慧,有才学,但是为人处世就比较欠缺了,比如他在官场,不会阿谀奉承、不去拍马屁、不贿赂上级,做事保持原则,不懂得圆滑,更不会委曲求全,所以仕途不会顺利的,他呢,也不愿意和别人同流合污,经常思想归隐之事,其实,诗人中归隐的人很多,无外乎因为官场不顺,无法忍受那种环境,选择归隐也是无奈之举,当然这是逃避现实的最佳途径,在当时的社会只能这样。

      韦应物的诗以田园风物著名,诗风恬淡高远,工于描摹景物,善于描写隐逸生活,《夕次盱眙县》写的是旅途中遭遇风波,泊岸停宿,夜不成眠,引起乡思的诗。

      夕次盱眙县,夕就是傍晚,次,停泊,止宿。盱眙 (xūyí),现在的江苏盱眙县。“落帆逗淮镇,停舫临孤驿”,小船落下风帆停靠在淮河边的小镇上,在一个孤零零的驿站住宿。浩浩风起波,冥冥日沉夕”此时大风刮掀起波浪滚滚,太阳西下天色顿时暗淡。“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人们劳累了一天都已各自回家,山城显得冷落不堪,大雁也归巢休息,芦洲月光下惨白一片。“独夜忆秦关,听钟未眠客”夜晚,孤独的我想起了长安的家,听到钟声我更加不能入眠。

      诗人描述的场景很悲凉,住宿吧,还是正好住了个孤零零的驿站,狂风大作日落西,人们都回到家了,就连大雁也知道回到巢穴,山城昏暗,芦洲煞白,这秋日的残败景象让孤独的我怎能不想家,满目思乡泪,钟声顿我心,我会彻夜难眠,“独夜”在盱眙的“孤驿”。诗中的字都充满了孤独,而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我会记住盱眙,盱眙不会记得我。(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来源: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 读韦应物诗《夕次盱眙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