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文学专栏 > 对不起我花了1095天才与名校说了声“你好”

对不起我花了1095天才与名校说了声“你好”

发布时间:2019-07-22 23:02编辑:文学专栏浏览(138)

      我们可能会在夜晚失眠,翻身坐起拉开窗帘思考人生的意义,也有可能在学习之余,借着台灯的淡然白光翻开麦克白,当然也有可能穿上正装参加各式各样的比赛。每天都忙忙碌碌,却又像是过着重复了三百六十五次的日子。

      记不清楚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为什么很多人焦虑?因为他们清楚每天荒废的时间,除却工作,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与手机为伍,在网上看世界,一边羡慕别人的人生,一边继续无所事事。”

      这是我们在享受着优质的教育资源和社会保障时处于半满足状态的一种忧虑。这种忧虑的前提条件在我们周围的小圈子里可能会很适用,但在全社会折叠的各式人生中,我们只看见了设计复杂的院落中的一隅,这在错综复杂的教育体系中并不具有普适性。

      就像凯洛夫说的:“天赋仅给予一些种子,而不是既成的知识和德行。这些种子需要发展,而发展是必须借助于教育和教养才能达到。”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犹豫了很久,在如今快节奏的社会中,我们更多关注的只是和自己有关的事物。因此,有关教育,我了解的也就只局限于自己周围。

      我开始上网搜索相关的文章报道,换了很多个关键词,结果都大致相同:中国教育分层太过严重,两个环境下的孩子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以前也看过太多关于贫苦山区的同龄人还在担心吃穿问题,为了求学而跋山涉水的事例了,心里会生出一些怜悯惋惜,但这也只是突然间的情绪波动,瞬间便会遗忘脑后,以至于到后来就像有了免疫一般再掀不起波澜,总觉得离自己太远,事不关己。

      所以当我真正沉下心来一个网页一个网页去浏览,把每一句话映在脑海里时,那种真实的、像有粗糙茧的手指刺激着我的神经。本来觉得如此宏观抽象的事物,就像相机聚焦一样从模糊到清晰,泛着细碎银光的线搭在自己的空间上。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存在教育分层,我的回答只会是很通俗的一句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如果不对比,就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差距。如果我们的视野被限制,看不到彼此的差距,就不会去思考追求更好的。视野越大,在无限的对比下就会诞生越高的水平,最后成为一个无限循环。

      想象现在有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受教育者为一个一个点,这些点再连成一条无限延伸的线。慢慢把它弯曲成一个圆,由于这条直线的长度我们无法测量,所以圆的大小无法确定。这个圆在某种理想的状态下可以视为一个极度缩小的点,也就是说在除去所有外界因素状态下,我们千千万万受教育者完全重合,不再有环境、教育质量等因素对我们造成的人生差异;当然,在非理想状态下,这个圆被拉大,圆上任意两点间的距离完全不可估,可以是很小,也可以是无限大。

      为了体现巨大的差异,我们通常对比的都是这个圆上距离近乎最大的点,使得这种差异在我们眼里变得可怕,在人性的驱使下,我们都会选择那个“好得多”的点。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学生和家长选择从乡镇到小城再到大城市的辗转求学。但两点的跨越总是需要一些代价,是否能支付起这些代价形成了不同人生转换的保障。

      大程度的跨越我从未经历过,甚至身边的同学朋友也未曾有过。但我曾经也经历过从小城到大城市的学习跨越,也是离我们生活最近的小高度的“折叠跨越”。现在回想起来,依旧会庆幸自己当初做出的选择。

      倒推回去几年,我也只是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子,在小县城里活的无忧无虑,现在也已忘了究竟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使我突然决定要到成都读书。那时的我并未真正理解什么是不同的教育、不同的人生,总觉得有些玄乎,却又隐约看到都市的灯火璀璨和雾蒙蒙的未来。似乎就在那时,我开始一点一点有意识地提升自己。

      在小小的县城里面,“社会”的风气始终弥漫着,小孩子也崇尚着成为“社会人”。我也曾为了融入环境,学着说脏话骂人,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不过幸好,模糊的目标让我又回到“乖乖”的世界。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理解,教养和情商到底是什么,学会管理好自己的情绪言行,就算在周围大多数人看来是愚蠢的情况下。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是很佩服小小年纪的我突然爆发出的毅力。

      那几年还没有高铁,我又是容易晕车的体质,但为了能够在小升初考试获得更大的优势,每个周五最后一节活动课都请假,上节课刚下课就背起书包飞奔出校,坐两个多小时的大巴车到成都,每次都是掐着点刚刚好赶到晚上的补习班。周六上完课又再赶回老家,做一道又一道习题。一周在车上摇晃近五个小时现在想想都只能摇头感叹,像是苏霍姆林斯基的那句话:追求理想是一个人进行自我教育最初的动力,而没有自我教育就不能想象会有完美的精神生活。就这样来来回回在成都补习了三年课,最后在小升初的时候,我的外地生身份并没有让我落后,我如愿的来到了成都。

      讲自己故事的时候总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费了一些代价从低的“折叠”跨越到了高的“折叠”。

      前几天脑海里突然想起《巨富》里的一段话:生活在纽约、伦敦等繁华城市,还有孟买、上海等新兴大城市的中产阶层父母都察觉到,精英教育的高价值引发了适者生存的教育竞争,人们很容易将这些行为解释为以孩子为中心的狂热文化引发的过度焦虑。但事实是,如果能进入前1%的精英教育学校,孩子未来跻身前1%富豪群体的几率就更大。

      于是我问了我父母一个问题:“当初你们为什么要无条件支持我到成都读书?”我得到的答案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虽然语言依旧很朴实,但是一向惜字如金的父亲给了我一个很长的答案:“当初你突然的决定确实让我们有点猝不及防,但是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而我们也在这条路上看到了更多的希望,那我们肯定是要坚决的支持你。我们的水平给你的起点并不高,相比之下甚至落后于很多孩子,而你如今想要更好的生活,我们给不了你已经铺好的道路,但我们可以给你开辟自己发展道路的勇气和支持。只是你,需要在发展的道路上花比别人更多的力气去提升自己。不管结果怎样,和自己比较,比原来的自己更好就可以了。”

      我作为数不胜数被“折叠”影响的其中一人,抓住了一丝丝希望跨越了两种鸿沟。从那时带着稚气做人生选择的我变成如今对于教育的选择有更深理解的我。

      流水枯荣花田成荫,我们的出生和起点都是生来注定的事,但是许多事物的改变也就是一刹那。很多鸡汤都说可以用后天的教育弥补身世的不足,我们害怕成为南怀瑾先生所说的“在艰苦中成长成功之人,往往由于心理的阴影,会导致变态的偏差。这种偏差,便是对社会、对人们始终有一种仇视的敌意,不相信任何一个人,更不同情任何一个人。爱钱如命的悭吝,还是心理变态上的次要现象。”于是乎,在跳跃阶梯时总有些畏畏缩缩、瞻前顾后,成为了折叠在低端的人。

      确实,这种偏差无可避免。但是,相反的,有器度、有见识的人,他虽然从艰苦困难中成长,反而更具有同情心和慷慨好义的胸襟怀抱。因为他懂得人生,知道世情的甘苦。于是有很多人愿意放手去搏,希望自己能成为顶尖,加大各个层面之间的距离,加大跨越的难度。人作为一个矛盾体,在教育的选择方面倒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教育,始终是中国大众最关心的问题,作为青年和教育的受益者,对于教育的利与弊说不了解,确实说不过去;说了解,也不过是粗浅的认知。在折叠的各式人生中,“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那问什么?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勇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转载请注明来源:对不起我花了1095天才与名校说了声“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