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文学专栏 > 唐朝诗人韦应物是怎样嫁闺女的?

唐朝诗人韦应物是怎样嫁闺女的?

发布时间:2019-01-09 05:17编辑:文学专栏浏览(101)

      以擅长写景和描写隐逸生活著称的唐朝诗人韦应物,生活的时期在公元8世纪中后期大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历史分水岭上,他以自己的勤奋和刻苦,在唐朝文学史上占下了一席之地。

      人们常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韦应物在文学上能取得卓越的成就,也与他的妻子有关。

      他的妻子元苹出身高贵,是北魏开国皇帝道武帝拓跋珪的爷爷高祖昭成皇帝拓跋什翼犍的后裔。北魏皇室原本姓拓跋氏,公元5世纪后期,北魏孝文帝力行改革,推行汉化政策,将鲜卑姓氏改为汉姓,拓跋氏改为元氏。

      “尝修理内事之余,则诵读诗书,玩习华墨。”根据韦应物为妻子写的墓志铭可知,元苹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才女,与韦应物,夫妻二人志同道合、情投意合。她出生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740年),在天宝十五载(756)出嫁到韦家,这时她才十六七岁,比韦应物小三岁。

      夫妻二人婚后关系很好,但是二十年后的唐代宗大历十一年(776)九月,年仅三十七岁的元苹去世。面对与自己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妻子不幸去世,韦应物哀不自胜,伤心欲绝,此后不再娶妻,为亡妻子写下了许多怀念的作品。

      《送杨氏女》是韦应物最为后人称道的一首叙述家常事的诗作,虽然通篇只是在自言自语,没有女儿的回话,但是从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真挚感情,千百年后读来仍令人感动不已,不禁潸然泪下。

      诗歌开篇便交代了近来的心情:“永日方戚戚”。心情不好的原因不是自己仕途的不顺,而是自己的大女儿即将出门远嫁了。古时候,一般闺女远嫁,做父母的总要叮嘱万千,可是她的母亲早已去世,只剩下韦应物这个老父亲了。妻子去世那年,韦应物才四十岁,壮年丧偶,是人生的一大悲剧,更何况丧的是一个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妻子。妻子早已去世,今天,长大成人的女儿又要远离自己而出嫁,诗人的心中焉能不伤痛流泪?

      “尔辈况无恃,抚念益慈柔。幼为长所育,两别泣不休。”因为你们姐妹从小失去母爱,所以父亲我对你们更加慈爱、更加疼爱、更加亲爱,当大女儿即将远嫁时心里更加不舍。当姐姐的从小便关爱自己的妹妹,妹妹几乎是姐姐养大的,见姐姐将要出嫁,姐妹俩痛哭失声,不忍别离。

      “自小阙内训,事姑贻我忧。赖兹托令门,仁恤庶无尤。”见俩女儿不忍分别,父亲也是心如刀绞。世界上哪一个做父母的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远离自己呢?可是,女大不中留,再不舍也得送她出嫁呀!因为从小失去母爱,父母的教导可能比起别人家的女儿缺失不少,结婚后女儿能否伺候好姑舅,令人担忧。不过,好在你丈夫家也是书香门第,应该不会挑你的错,而是会慢慢教导你懂得更多的道理。这是诗人的自我宽慰,也是说给接亲者听的,目的是希望来接亲的人将此话传给亲家听,使他们对自己的这个女儿、他们的儿媳多担待些,不要让女儿在婆家受气。一个处处为女儿打算、为女儿着想的慈父形象在读者心中倏然树立起来!

      “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诗人反对大操大办,崇尚节俭,今天嫁女儿,嫁妆肯定难以做到丰厚周全,这既是表明自己的一种态度,也是对亲家可能的询问做出的回答,体现了诗人独特的品性和高洁的操守。叮嘱女儿出嫁后务必孝敬公婆,恪守妇道,仪容举止都要符合要求,不要让别人觉得她没有教养,要做一个合格的贤妻良母。

      “别离在今晨,见尔当何秋?”马上你就要走了,咱父女今日一别,不知到何时才能再见啊!古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出嫁的女儿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回娘家看望亲人的,除非被丈夫休掉了,或家里遭遇到了极大的变故,无处容身,才被迫转投娘家的,例如《红楼梦》里的甄士隐一家,就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投靠岳父家讨生活的。尽管希望女儿在婆家好好生活,可是,作为父亲,又岂能不希望远嫁的女儿回家看看?我们父女何时才能再见一面呢?“见尔当何秋?”中的辛酸与苦痛,依恋与无奈,又怎一个“痛”字了得?

      “居闲始自遣,临感忽难收。”之前我还能将心中的忧伤情绪排遣出去,也劝慰自己想开些,可是今天你真的要离开这个家远嫁,我万千不舍情愫顷刻间都张发了出来!现在若还不道出,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虽是生离,却也难保不是死别,因为孩子都大了,自己也老了,以后相见的机会少了,自己的生命也越来越短了。“临感忽难收”,一个意外的“忽”,令人扼腕,令人唏嘘,令人感动。

      “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送走大女儿,回来看到小女儿,心里更加难受,忍不住泪流满面。按说,家中还有一个孩子在膝下承欢,可以聊以慰藉诗人的伤怀;可是,今天与大女儿的依依离别的场景,数年后不也要发生在小女儿身上吗?数年后,小女儿出嫁,不也是这样痛苦、无奈、悲戚吗?由今天看到数年后的明天,诗人的心痛彻了!到那时,女儿都出嫁远离了,剩下自己这个老头子,这百无聊赖的日子还怎么过?由此,他更加思念大女儿,也更加思念早走的妻子,心底的痛与苦再次叠加升华,不禁潸然泪下!

      这首《送杨氏女》,情真意切,使人动容。叙述的虽只是家长里短,但娓娓道来对女儿远嫁的不舍,对女儿到婆家后如何当好媳妇的挂牵、担忧和叮嘱,对幼女的心苦,对未来日子的凄凉、彷徨,一个无助、无奈、无力的老慈父形象跃然纸上,令人感动、叫人欷歔、让人心痛!

      【作者简介】齐云轲,教育工作者。2007年以来,在各级媒体发表作品六十多万字。阅读悦读平台签约作者。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省青作协常务理事、汝南县作协副主席、新蔡县作协特邀理事。

    转载请注明来源:唐朝诗人韦应物是怎样嫁闺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