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文学专栏 > 七夕情人节我们理所当然应该讨论爱情

七夕情人节我们理所当然应该讨论爱情

发布时间:2019-01-20 20:01编辑:文学专栏浏览(148)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伍尔芙说:每个女人都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香奈儿晚年喜欢住丽思卡尔顿的酒店,菲律宾前总统夫人马科斯有三千双鞋子,而杜拉斯在湄公河畔的少女之恋, 最终化成《情人》的传世呤唱。爱要趁早——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理解。趁早爱自己, 趁早去爱他人,趁早在这个变幻时代下,勇敢追寻属于自己的一切。

      七夕之际,本期我们邀请到了不同年代的四位知名女作家和编剧,听她们谈谈对于“爱要趁早”的理解。

      号称“励志姐”的王潇写过一本书叫作《女人明白要趁早》。这本书奇异地火了,王潇一鼓作气,还创立了“趁早”品牌,创办了趁早网,还办起了女性励志工具“趁早”APP,教女性要趁早生活。

      王潇在演讲中曾经说道:“趁早是每个人生命中的猛药,不只是治愈,而且是唤醒,唤醒一切沉睡的可能性,唤醒一切不一样的美好期待。”而她自己解释为什么要创立趁早品牌,因为希望“传达独立、成熟的思考方式,提供规划梦想,管理时间、身体和目标的工具,弥补中国女性成长过程中自由意识教育的缺失,让现代女性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帮助和指引,完成自我价值的实现,遇到同伴,成为期待中的自己。”

      一个女性读者给作家六六写信:为什么我爱上了一个渣男,一直想报复他,沉浸在其中不能走出来?六六在《女不强大天不容》中写到:姑娘,你能听我说句实话吗?你该报复的是你自己。这个渣男是你自己选的,谁告诉你爱一个人就要把自己的身体连同金钱和事业一起交出去? 女人要学会爱自己。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在中国拥有广泛的读者群, 喜欢他的人迷恋至极,不喜欢的人觉得他的写作冷癖,生冷、让人不好懂。他写爱情的短篇小说集《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在国内出版后,很长时间位居外文翻译作品畅销榜首。

      在卡佛的小说中,他经常写到爱情中那种女人失去自我,忘记了爱自己的现象。她们遇到渣男,在爱情中沉沦,就像作家章诒和在《杨氏女》 等一系列作品中写的女囚的故事那样,不知一个女人究竟要吻遍多少只青蛙,才能寻找到一个王子?

      所以,波伏娃在著作《第二性》中,对许多女性“哀其不幸,恨其不争”。她强调,女人要学会爱自己,女人要独立。不能指望救世主,不能将一切寄托在男人身上——因为你越早爱自己,你对生活的掌控能力越强大。

      有一次和作家林夕聊天,她告诉我,在女儿大学时期,她就怂恿女儿多谈恋爱。只有婚前趁早恋爱,才能对男人有更多的了解和认识,这样一旦结婚时,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

      那些自强、自立、勇敢的杰出女性代表,都强调无论是自爱还是爱他人都要趁早。因为爱是生命中最丰盈的功课,只有我们及早学会这门功课,我们才能拥有完美的人生。

      爱要趁早,因为女人容颜有限,在女作家们的作品中, 她们也都在书写着“爱要趁早”的主题。

      美籍华人,著名旅美作家, 美国21世纪著名中文、英 文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 长篇小说《无出路咖啡馆》。 张艾嘉执导的影片《少女 小渔》原作者,张艺谋执导 的影片《金陵十三钗》原 作者,《天浴》《梅兰芳》原 作者及编剧。

      以《少女小渔》《天浴》《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金陵十三钗》等作品而享誉文坛的严歌苓,近些年来佳作不断。在书写着那种为爱疯狂、炙热,特立独行,命运可歌可泣的女性,也让许她的作品中,仿佛永远多人感受到了她笔下那细腻的女性情怀。

      严歌苓曾说:“一个人的爱情观就是你越不算计,越能得到幸福和欢乐。我觉得不要太计较,别说这件事情我主动,你追我还是我追你,或者你给了我多少,我从你身上得到了多少。感情来了,你就享受它,算计得少一点可能就会幸福一点。”

      她自己的初恋很早,以完全不算计的心态去开始,当然,用她的话说 是“其实是很创伤的,是非常创伤的初恋”。因为当时在部队环境下,纪律是钢铁的纪律。她作为一个小女兵的初恋,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很多岁 的男兵,却被男方揭发。幸好严歌苓在那个时候还很年轻,更坚韧一些,担得住。

      在公开谈及自己的情感经历时,严歌苓说,每一次情感的发生都使自己的心灵更丰富,她从未恨过使她痛苦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还是能与从前的爱人成为朋友。爱是人类最深的感情,是正量级感情的极致。随着年龄的增大,她也越来越想得开,正所谓“不应有恨”。

      现居成都,80后新锐作家,著有《夜夜成都》,其作品辛辣无比,直指人心。 尖锐地针砭其所处的社会 环境和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情欲纠缠,在文字上大有与慕容雪村比肩之态。

      写出了小说《夜夜成都》并且成功签约影视版权的新锐作家和编剧嵇泽芝认为,“要爱就赶紧,不要拖拖拉拉。出名趁早这个是需要机遇的,不是谁想出名就能出的,而爱是自己的感情,自己可以掌控,能尽早表达和表现出来,并没有什么不好”。她觉得“去爱别人的首要条件必定得学会自爱,自爱应该是从有自己的思维开始就必须做到的,这是一种尊严,女人身上必须应该有的光环,正确地判断是非,选择和什么人交往, 这确实也是独立和成熟的一种体现。当然自爱也应该适当掌握,过分自爱,就是自私,如果什么事情都为自己想、为自己打算,不理解他人的话, 确实还是让人很不待见。”

      从她自己的经历来看,她就非常庆幸自己很早就开始了恋爱。用她的话说:“趁早恋爱的觉悟当然是有的,我就很庆幸我在年轻的时候把渣男都见识过了、排除完了,最后用犀利的眼光找出了一个好的,总不至于什么都不懂傻兮兮地被男人掌控,最后结婚了受罪又来离婚。分一百次手都抵不住离一次婚伤人啊。”

      嵇泽芝觉得自己最动人的恋爱也就差不多跟老公这一次吧。之前交往过两个,都是学生时期的,后面就一直处于观望状态,也不断地接触过,但没有轻易下手过。因为从小家里就教育要自尊自爱,不能使自己成为一个低俗的女孩,也不能委屈了自己。所以她认为:“爱自己,必须也是启蒙教育里的一部分吧。你总不可能等十八岁成年了才开始学这些,那绝对僵硬得要死,而且输其他女生一大截”。

      有的人很年轻就不断恋爱却不知什么是真爱, 有的人恋爱经验少,但知道“真爱”和“珍爱”

      祖籍山东青岛。90后新锐影视编剧、导演、女性情感 先锋派小说作家。《夏雪薇安》和《槲寄生与鹿》小说作者。《夏雪薇安之念念不 忘》《夏雪薇安之爱人不哭》网络电影编剧、导演。

      在《爱情公寓》《夏雪薇安之念念不忘》的编剧韩芮慈看来,女人一定要做最真实的自己,勇敢爱自己才会比较开心。“我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人,有时有点神经大条,对什么都不在乎。我觉得做最真实的自己才会比较开心,就那样去做了。另外,我崇尚真理和自由。最受不了封建思想、无故遭人议论、形式化的禁锢与束缚”。

      韩芮慈很早就向公众表明自己的拉拉身份,虽然在国内目前的环境下,lesbian这个身份很难得到社会的认同,但任何人问起她都会勇敢承认。因为她不认为这是一件丢脸的事。喝最烈的酒,爱最好的人——这是韩芮慈对于“爱要趁早”的理解。在她看来,最好的爱人一定是那个你想为她成为更好的人。“我也是曾经遇到过才懂得。每一个女生都应该在遇到最好的爱人之前努力去爱上自己,做最好的自己,让你爱的人爱上你,让爱你的人离不开你。俗世的感情难免有现实的一面:你有价值,你的付出才会有人重视。”

      韩芮慈身边就有一对相爱十年的拉拉。她们正在经历着两段痛苦的形式婚姻并背负着三个沉重的家庭。这让韩芮慈觉得可惜,“因为一辈子并不算长。我们却把太多时间和情感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慢慢地很多人不敢去爱,很多事情也不敢去做。然后错过该珍惜的人”。

      韩芮慈觉得,一定要及早找到真实的自己,勇敢做自己。她记得母亲逼她最凶的那一年,她在事业上取得了一次小小成就。作品拿了奖,接到了新项目,赚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她选择那个时机勇敢地向妈妈出柜了。母亲当时的反应异常冷静,她虽然觉得女孩子自己强大才最可靠,可那一代人的观念毕竟还是传统守旧的。一段时间里,母亲甚至经常给韩芮慈相亲,试图改变她的自然性取向。因为这些短期内不易调和的矛盾,两个人深夜谈心之际,有时母亲在电话那头哭,韩芮慈在电话这头哭。

      这也促使韩芮慈下决心一定要完成她的第一本拉拉小说,她希望母亲有一天会走进她们的世界去看一看,希望妈妈能够看到在自己身边有很多优秀的拉拉朋友活跃在各个领域,虽然这个群体的人现阶段在社会上被强加于“不同”的标签,其实她们像所有人一样,努力工作与生活,懂得爱自己,值得被尊重与被爱。

      出生于香港,毕业于香港 演艺学院电影电视系,中 国香港女编剧。曾参与编 剧的电视剧:《云中》《万 凰之王》《又见一帘幽梦》 《丝丝心动》《藏心术》 《美人无泪》等。

      而在著名编剧和作家沈芷凝看来,情感作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体验,它是不受时间限制的,早与晚的每个年龄段的情感都有它的美好,人生中每一段情感都是不可复制的。她对趁早的理解为“把握当下,把心动付诸行动,把承诺誓言都真诚去对待”。同时,她觉得爱自己应该是每个人都要尽早学会的终身功课,学会爱自己,才有能力打理好自己的人生以及人生遇上的人与事,经营好属于自己的感情,如果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了怎么去帮别人?懂得爱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一个人独立与成熟的标志,因为它会让人更懂得如何珍惜和善待感情,这个感情不仅包括自己的,也包括别人的,不仅包括付出的,也包括自己收到的,这和自私有本质的区别。沈芷凝认为,“爱自己,要先让自己有梦想,再认真看清楚现实,不悲观,好好努力,让自己充满正能量,才有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有魄力让自己选择不做的事情,就是趁早爱自己的体现”。

      她说:“许多人对初恋的定义是第一次恋爱,而我对初恋的定义是第一次真爱和‘珍爱,所以,这个时间点真的要看人的缘分了。有的人为了生活有伴,但可能一辈子都没真爱过。”

      我觉得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妥善经营自己,给对方一个 优质的爱人。而不是拼命对一个人好,那人就会拼命爱你。

      《云中歌》描写的是男女主角童年相遇,许诺十年后相会。不过女主角云歌童年时代的情感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情义更恰当,因为她信守童年的诺言和情义,不顾一切去长安找男主角,所以后来她才能拥有那些刻骨铭心的爱。相对于爱的早晚,沈芷凝更重视向观众传达的是对待感情要真诚、勇于付出。

      《夜夜成都》中,嵇泽芷弘扬了恋爱趁早的思想。虽然笔墨很少,但处处都会有影射。比如最简单的那段,女一号在高中时谈了个男朋友,毕业后留学他们就分手了,她那会儿年轻,觉得自己以后机会还多,恢复起来就特别快,而且吸取教训,以后不谈异地恋。女一号的姐们儿在适婚年龄才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因性格不合快谈婚论嫁了分手了,结果难以接受,要死要活的,许久走不出阴影。 在嵇泽芝看来,这就是早谈恋爱和晚谈恋爱的利弊。

      《夏雪薇安》的灵感源于她的一段真实的感情经历,她用一种把超现实和现实的关系打乱的方式来讲述一对拉拉恋人在轮回里相思相爱再重新选择的爱情故事。在这部作品中,韩芮慈想表达的是一个美好的愿望,那就是真爱无敌。 她希望传递的是一股温热的正能量:正是一切过往的选择造就了当下的自己, 眼前坚守爱情或许艰难,但坚持走下去总会遇见最初的美好。

      严歌岑的小说中塑造的女性形象的共有特质,都有一个追寻纯美爱情的梦:初到部队的乔怡(《绿血》)与个性张扬的杨焚在不断的交往中产生了纯洁的爱情;陶小童(《一个女兵的悄悄话》)在十四岁时爱上了救她于危难之中的军人后,毅然决定到部队中寻找爱情;陷入之爱的小点儿(《雌性的草地》)内心也有一份难以接近又迷茫的爱情。她们都在追寻着青春之恋,既甜蜜又忧伤。

      所以,作家嵇泽芝觉得,恋爱当然也得趁早,因为女人的容颜是有限的,要趁着 自己最漂亮的那几年干自己最喜欢的事,追求自己最喜欢的人,和他一起去最喜欢的地方。而且趁早恋爱,自己识人断事的经验也会相对比较丰富,年轻的时候被欺骗一下感情,受受伤,恢复起来也神速。而沈芷凝的看法是,年轻的时候可能想法更纯粹,感觉对了就爱了,不会受各种世俗眼光的干扰,也不会彼此观望对方的背景条件是否门当户对是否适合日子,爱就是简单纯粹的爱。而只要保持这种相爱的初心,在任何年龄都能拥有真爱。

    转载请注明来源:七夕情人节我们理所当然应该讨论爱情